上海有舟

中国最权威的古玩艺术品收藏鉴定拍卖交流网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广告位招商一味香(沉香.琥珀.老珠) 江龙集藏(古代艺术品)草原狼-藏之传
杏花村(各类洋酒)静怡轩(中国古典首饰创意设计)小悠沉香(私家订制,精研工坊) 
查看: 5722|回复: 72

有那么两个人,在做这样一件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3-31 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护戒 于 2013-3-31 16:49 编辑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屈指一算,涉入刀剑的收藏领域已经十年了。十年前的拔刀斋论坛,人声鼎沸,多少前辈师尊在那里支撑门户,引导如我这样的初学者入门提高。十年后,当年的同好们或因年龄增长、或因家庭拖累、或因事业变迁、或因志趣转移好些都销声匿迹了。在还剩下来的刀友里面,想来大多是如我一样以工作家务为借口浑浑噩噩蹉跎白头,收藏仍无所成者。当然,也有少数人最终脱颖而出:他们有的是立志收藏,历经坎坷后不断提高,多年之后藏品终于蔚为大观;有的专攻研磨锻造技艺,不断学习不断磨炼已成宗匠;有的在收藏之余潜心研究,然后著书立说发扬光大
       其中有那么两位―――不戒和永开,堪称此中异士。从刀剑盔甲的收藏入手,收藏研究到达一定高度后,单纯的收藏已远远不能满足这二位,他们意想天开要用自己的手去复制这些古代刀剑。这样的梦,想想我也是做过的,只是醒得快,醒了就了了。这两臭味相投之人凑一块儿后,竟然动手开干,在我看来,像不戒大师这样飘逸懒散之人根本是做不成这苦差事的。直到―――2012年一月的某一天,他们把十七把刀剑摆到我面前,让我戴上白手套亲自挥舞,我才如梦方醒,才知道这做白日梦的人,是我。




       初识不戒兄是六年前,他那时混迹于送仙桥市场,印象里第一次见面,一个满脸络腮胡戴着蓝牙耳机电话不断的汉子向我走来。从此之后,我见识到众多精妙刀剑、听到众多刀圈内的奇闻逸事。不戒兄对各种杂件都颇精通,尤其对藏传法器造像研究非常深。自打靠上这颗大树,本来就不勤奋的我,更有了偷懒的借口。“有你对各种纹饰造型工艺的专研,我再深入学习岂不是浪费时光?” 每每他要我仔细学习时,我就这样搪塞。懒惰的下场,是这么些年跟着他看到了那么些各种各样的好东西,但我眼光的长进却非常小,只有珠子,在他不懈打击教育下,总算学到一些皮毛,够我出去显摆显摆。
       至于永开兄,2010年初,在他24楼的办公室里似乎是第一次见面。那是刀剑协会成立后,本地电视台要拍一个四集的短片,前两集在家拍,非常局促。后两集,与不戒相识的永开把他的办公室借出来。那栋楼的顶层被永开的公司独占,他的办公室又宽敞又亮堂,背后一面墙放满了书,除建筑设计装饰类专业书籍外,竟还有大量中外历史文物图册,令我羡慕。


       又过一年,乘着五一大假,永开和不戒搬出自己多年收藏的刀剑盔甲,加上永开一人多年收集的西南少数民族服装,办了一个展览。那展览地设在政府新打造的“博物馆小镇”安仁,展出的东西又让我大吃一惊,这样内容的收藏展在国内几不可见,只是可惜这镇子离城稍远,成都市民来得非常少,到是方便了方圆五里内的村民,饭后可以过来闲逛消食。



       从那之后,这两人似乎完全失踪了,我整天忙于带妹妹,也无暇多想。直到某一天,他们俩和一堆刀剑出现在宽窄巷子锦华馆的一间偏房内,裹在棉布衣服里抄手站着的这两人,笑意迟钝略显疲惫,但眼神却比以前更加清澈。恍惚间,我脑子里闪过星球大战里绝地武士的形象。这十七把刀剑,有战国漆鞘铁剑,汉环首刀,唐金银平脱横刀,唐朱漆龙纹环首刀,永乐“之巴扎”剑,虎格剑,金刚杵法剑,乾隆大阅刀,乾隆贯霄…… 这些顶级刀剑的原物,大多早已流失海外,现散存于日本宫内厅正仓院、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美国波士顿博物馆、英国利兹皇家军械局……为了做出这十七把刀剑,他们俩首先钻研纹饰造型,光勾画图样就超过六千幅。接着延揽各类匠人加以训练,亲手摸索锻造、研磨、铸模、金属雕刻、错金银、大漆、木工、制革、宝石镶嵌等各种工艺,这么多的工艺,光是想象都足以让我头疼。这批东西一面世,立即在刀剑收藏圈内引起震动。所谓内行看门道,不论刃和鞘的造型线条,还是刀柄外鞘上的金工漆工镶嵌工都达到了一个非常高的水准(当然细看起来和高级别原物的工艺还有差距,但是,要知道那些刀剑是帝王将相集全国之力,不惜工本的产物;而这些是仅仅这两个普通人,投入自己的财力人力、投入自己满腔热情的产物。),准确抓住了古代高级别刀剑的神韵。要知道,在每一朝每一代,国家都是将最先进的技术和最美的装饰艺术应用于兵器制造上,古代兵器上保留的工艺能最直观地反映当时社会的生产力。而且高级别刀剑身上散发出的美一点也不会逊色于瓷器、玉器和书画带给人的美感。
       自冷兵器退出实战领域以后,刀剑制作技艺的传承遇到很大挑战,基本上全球范围内只有日本还勉强保留了这个工艺体系,做出的刀剑还有几分古韵。除日本外,纵观目前国际国内的仿古刀剑的制作,大多匠气有余而神韵不足,这是因为工匠自身受文化、历史知识、审美力的限制,单纯的工匠本身即便熟悉某一技艺也难以突破达到一个较高的整体艺术水平。就像明代的家具,如果没有文人士大夫阶层和木匠的通力合作,那样的美学巅峰是永远不能到达的。而永开和不戒,本身文化艺术造诣就达到很高水平,再加上他们亲自埋头工艺,头手历尽几年磨炼,方能有此成就。在古代中国,工匠历来地位低下,能千古留名的屈指可数,且多还因为技能高超反招来杀身之祸。这一点上,我们和邻国日本真是没法比,在日本,工匠受到上至天皇下至平民的尊敬,很多有名的刀工还领有国守的荣誉头衔,千年以来,造刀的技术分为不同流派渊源相承,直到今天,各手工工艺的顶级匠人甚至被尊称为“人间国宝”。
       就在我庆幸手里一堆来自古战场的刀刃能经他们的手研磨修复并配上好装具的时候,哪知道,他们已经远远走出了刀剑。他们恢复了早已失传的战国犀皮漆工艺,用这工艺在竹胎上制作毛笔杆、臂搁、扇骨,在木胎上制作浴室台盆、大画案。他们还做皮带,把古代铁雕、错金银、鎏金、治玉等工艺用于带扣;还做皮包,那花女包更是漂亮得没法形容,如果和顶级的洋品牌摆一块儿,那绝对是能和LV、爱马仕并驾齐驱的流行范儿。还做藏传佛教法器,按行家的说法,目前只有尼泊尔还有那么几个工匠做出的法器能和他们匹敌……

       这年头,不论手工艺届还是收藏届都是乱像丛生:河南造的假青铜器假玉器充斥全国市场,江西景德镇也大做高仿瓷器,这些东西出世只为一个目的―――骗钱;还有那么几个故宫退休研究员专门为假玉器出真鉴定书为假货推波助澜;只值几十万的水龙头被几百万上千万的价格买回,摇身变成国有资产;刀剑收藏圈内大部分人看假的刀被按照乾隆御用刀剑拍卖,根本不顾原物还躺在烟台博物馆的事实……
       而这样两个中年男人,凑到一块不搞基情,不顺应时势吃吃喝喝玩玩90后,非要逆水行舟。最近还跟我说:“你能不能帮我写个邮件给宫内厅,我们想去日本看看唐代的金银平文琴,回来后想斫桐木造焦尾。”―――我,真是无语了。



     
发表于 2013-3-31 16:3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3-3-31 16:41 | 显示全部楼层
无语,唯有佩服而已
     
发表于 2013-3-31 16:4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3-3-31 17:11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分佩服。
发表于 2013-3-31 18:52 | 显示全部楼层
唯有钦佩
发表于 2013-3-31 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確實了不起,說到做到。
     
发表于 2013-3-31 19:36 | 显示全部楼层
的确,敢于将想象付诸实践的....只有勇者
发表于 2013-3-31 20:01 | 显示全部楼层
佩服!手工真棒!
     
发表于 2013-3-31 2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翰龙雅集艺术品收藏网 ( 京ICP备12036914号

GMT+8, 2018-4-22 01:25 , Processed in 0.210713 second(s), 62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娌叕缃戝 310100100041668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