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有舟

中国古玩艺术品收藏鉴定拍卖交流网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广告位招商一味香(沉香.琥珀.老珠) 江龙集藏(古代艺术品)草原狼-藏之传
杏花村(各类洋酒)静怡轩(中国古典首饰创意设计)小悠沉香(私家订制,精研工坊) 
查看: 1555|回复: 11

[分享] 乡村爱情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2-7 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八十年代西部山区农村。
      在连绵的大山深处,有一个叫桃花沟的小村子,这个村子有三十多户人家,一条软索桥连着村子和通往山外的一条路,桥下是一条清澈的小河,村后的山坳里,有一片桃园。
      故事就从这片桃园说起。
      桃园的主人叫刘茂根,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叫刘大狗,今年二十四岁,会一手木匠活,不管是盖房、打家具,样样能来,在这一带很有名气,刘茂根只要有人说起大儿子来,免不了很得意,小儿子叫刘二狗,今年二十二岁,长的五大三粗,一身的力气。早在三年前,村里这片桃园承包的时候,没人敢承包,最后还是刘茂根承包了桃园。

在山里,男娃女娃一般到了十七八就开始订婚,到了二十一二就有结婚的,可这大狗到了二十四岁还没有结婚?要说这个大狗有一身的好本事,娶媳妇应该不难,他家说媒的差点就把门槛给踩断了,就一个原因,大狗的眼头高,和他见过的女娃,他都没有看上,他把自己耽搁了,也把二狗给耽搁了。

在这里有一个风俗,就是老大没有嫁娶,老二就不能嫁娶,干啥都有个先来后到,这事也不能例外。

大狗一天在外边忙着给人盖房子,打家具,刘茂根老了,很少来桃园,桃园的活路自然就落到了二狗的身上,不管是除草,松土,施肥,剪枝,嫁接,喷药,二狗都干的井井有条,只有到了桃子成熟的时候,一家人都来桃园帮忙,摘桃子卖桃子。

到了农历三月,桃园里的桃花开了,每棵桃树上的枝头枝桠都开满了粉红色的桃花,煞是好看,这些桃花吸引了好多的蜜蜂,在花丛里穿梭飞舞。

二狗光着上身,拿着一把铁锨在给每棵桃树根下松土,一条健壮的全身油黑的狼狗在他身边窜来窜去,这条狗叫黑子,平常不离二狗左右。

桃子这时候进的桃园。她家在距离桃花沟三里外的柳家坪,她听村里的伙伴们说桃花沟的桃花开了,就一个人来到了这里,想看看桃花。她问过自己的妈妈,柳家坪没有一棵桃树,咋会给她取一个桃子的名字?妈妈说她是在桃树下生的,给她取名字的时候也没多考虑,就叫桃子了。桃子和桃树结下了不解之缘,桃花沟的桃花开了,看桃花就成了她的一件心事。

桃子这一天穿着一件浅绿色的上衣,下身是一件蓝色的紧身裤子,露出了姣好的身材。她到了桃园,看见这一片桃花,心就醉了,张着双手,闭着眼睛,在桃树下转着圈,最后,她想去摘一朵桃花,没想到被桃花上面的蜜蜂蛰了一下,不由“啊”了一声,眉头皱了起来。

桃子这轻轻一声,二狗和黑子都听见了,二狗看见了桃子,正惊奇之间,黑子狂吠了一声就冲了过去,二狗担心桃子受惊,想叫住黑子,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黑子冲到桃子身边,呲着白森森尖利的牙齿,低声吼着。桃子瞬间看到这个凶狠的庞然大物,一下子惊吓过度,惊叫一声,软绵绵倒在地上。

二狗急忙跑了过来,呵斥黑子:“滚开!”黑子好像知道自己犯了错误,乖巧地蹲在一边。二狗过来蹲在桃子身边,看她脸色苍白,双目紧闭,情急之中,想起了一招人工呼吸,急忙抱起桃子,深深吸了一口气,嘴巴对着桃子的红唇凑了上去。就在挨上桃子嘴巴的时候,二狗觉得自己全身一震,就像过电了一般。二狗对着桃子的嘴吧深深呼吸着,从没有如此近距离接触过女人,狂跳的心就要到嗓子眼了。

黑子在一旁不解地看着二狗,它不明白主人这是在干什么。


 楼主| 发表于 2012-12-7 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桃子清醒过来,看见一个光着上身的男人抱着自己,嘴贴着自己的嘴,不由羞恼起来,一把推开二狗,顺手一个巴掌就打在二狗脸上。

桃子一骨碌爬了起来,生气地骂道:“臭流氓,我要报案,让派出所的人抓你坐牢。”

二狗捂着火辣辣的脸,委屈地说道:“你,你恩将仇报,我不是耍流氓,我是在救你。”

桃子不相信地看着他说道:“你救我?这大狼狗也是你养的吗?你和它都不是好东西。”

二狗笑了一下,这女娃发起火来还这么好看,眼睛圆睁,薄薄的嘴唇棱角分明,他说道:“对不起,是我养的狗。我代表它向你道歉,希望你大人不计狗的过,饶了它,我保证,不会有下一次了。”

桃子想笑又忍住,说道:“我可以原谅它,它是动物,没有坏心,但我不能原谅你。我去报案,你就等着吧。”

二狗着急地说道:“哎,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是救你,你吓晕了,要不是我给你做人工呼吸,你现在还醒不过来呢,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啊。”

桃子明知自己吃了亏,还不好说人家啥,心里特别窝火。但她无理也要争三分:“人家在这看桃花,你带了一个狼狗来干啥?说来说去,还是你不安好心。”

二狗这下不怕她了,有点得意:“我来干啥?这是我家的桃园啊,我问问你,你来干啥?”

桃子这下无话说了,怪不上人家,但还要给自己找个借口:“我叫桃子,还不能来看桃花啊?”

二狗挠着头笑着:“你叫桃子?你叫桃子?笑死我了。”

桃子有点着急,瞪着他说道:“你不相信算了,我走了,你这号人,我一辈子都不想见你。”

二狗见她要走,上前两步,站在她前面说道:“桃子,今天的事,我真的不好意思,我叫二狗,等今年桃子熟了,你来我请你吃桃子。”

桃子想了一下,说道:“那好吧,就算你赔我的。”

桃子刚才的惊惧一扫而空,心中有了一种难以言状的甜丝丝感觉,她转过身,跳着跑了几步,想起二狗肯定会在她身后看她,放缓了脚步,迈着很好看的步子向前走去。

二狗看着桃子的身影消失在桃园深处,还在回味着刚才怀抱着桃子时美妙的感觉。

“好看,真好看,我一定要让她做我的媳妇,桃子,嘿嘿,咋会叫这个名字呢?她叫桃子,来看桃花,这叫啥?这就叫缘分。”
 楼主| 发表于 2012-12-7 22:1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狗倒在地上,地上的土块垫着了他的脊背,他也感觉不到疼了,他被刚才那份美妙的感觉麻醉了。现在他没有心思再去松土了,他要多想一想刚才的事情,要把桃子好看的脸蛋深深地烙在心里。

不知过了多久,黑子饿了,围着他吱吱叫着,伸出舌头舔着他的脸。二狗坐了起来,轻轻抚摸着黑子光滑的脊背,感激地说道:“黑子,你是好样的,今天要是没有你,我也不会认识桃子。我是有功必赏有罪必罚的人,回去就奖赏你。”

二狗起来,在树下找到了自己的衣服,把桃园里小房子的门锁上,招呼黑子,两人出了桃园,向家里走去。

桃花沟村人家的房子星罗棋布,东一家西一家,都是那种矮矮房子,家家都有一个小院,用石块磊成围墙。二狗走过柱子家门前,柱子端了一个大老碗蹲在门前吃饭。

二狗和柱子打招呼:“柱子,吃的啥饭啊?”

柱子把嘴里的饭咽下喉咙说道:“枣花做的洋芋糊汤,你来尝一碗?”

二狗笑了一下说道:“你还不知道我的饭量?我要是吃了,你一家人还不饿肚子啊?”

枣花在院子里听见二狗的声音,急忙出来说道:“二狗哥,你回家啊?到家里吃点饭再走吧?”

二狗避开枣花的目光说道:“不了,我妈把饭也做好了,我得赶紧回去,柱子,没事到桃园给我帮忙。”
 楼主| 发表于 2012-12-8 12:31 | 显示全部楼层
二狗急忙离开,黑子早跑出一段路,又跑到二狗脚下,跳跃了两下,又向前窜去。

柱子看着枣花说道:“看啥呢看,人家早走远了。”

枣花没好气地说道:“哥,你胡说啥呢,我那儿看了。”

柱子笑了一下:“你想啥哥还不知道?你从小都没瞒住过哥,你要是真喜欢他,哥给你帮这个忙,把这层窗户纸捅破,咋样?”

枣花害羞笑了一下:“我才不要呢。”

二狗的家在一块大平台上,屋后就是大山,有一股山泉从山上流下来,流到了门前,房子的一边有一片竹林,门前是石板砌成的台阶。二狗家有三间瓦房,旁边有一个一间的牛棚,现在不养牛了,成了放柴禾的地方,三间房里,二狗的父母住在中间的屋子里,另一边用木板扎磊成两个小房间,大狗和二狗各睡一间。

二狗在门前的泉水中洗了一把脸,然后回到小院,大狗蹲在院子里吃饭。二狗不高兴地都囊了一句:“不干活还吃的早。”大狗头也没抬说道:“去去,少给我提意见,我马上要去柳家坪干活。”黑子过来,蹲在大狗前面,大狗用筷子夹着一块面扔在半空,黑子高高跃起把那块面吞在口里。

二狗回到家里,父亲刘茂根坐在土炕上,母亲贾彩兰正在锅头上舀饭。二狗看了刘茂根一眼,张了张嘴没说出口,到了母亲身边说道:“妈,我想跟你商量个事。”

贾彩兰把饭碗递给他:“先吃饭,吃完饭在说。”

吃过饭后,大狗就装好自己的那些木匠工具,用长把的锛子挑了,一路向柳家坪去了。

贾彩兰在锅头上忙着洗涮锅碗,二狗等父亲刘茂根出门后,就想跟贾彩兰说说自己的心事。

二狗犹豫了一下说道:“妈,我想要媳妇。”

贾彩兰没有听清说道:“吃过饭了,赶紧去桃园,把那些活干完。”

二狗心里来气了,说道:“妈,我想要媳妇,柱子和我同岁,人家今年就要结婚了,可我的媳妇还不知道在哪儿。”

贾彩兰这时候才听明白了,笑了一下说道:“这事啊,妈在心里记着呢,等把你哥的婚事解决了,妈就给你张罗。”

二狗不高兴地说道:“媒人给我哥说了多少了媳妇了,可他就是不要,他不要媳妇把我都耽搁了,不管他,先给我说。”

贾彩兰拉长脸说道:“这咋行?你哥是老大,老大的事没解决,你咋能解决?你快干活去。”

二狗不痛快地出了屋子,带着黑子去了桃园。

二狗还有一个堂兄,叫刘书田,憨厚老实,他的老婆叫杨生过,长着一双丹凤眼,薄嘴皮,伶牙俐齿能说会道,精明能干,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更擅长的就是说媒,在方圆十几个村里,说成了好几对,成了有名的媒婆,到了逢年过节,也能收到不少的点心。

贾彩兰想起大狗的婚事就头疼,不知道大狗哪根筋出了问题,就是对这事不着急,不上火,他一个不要媳妇还罢了,还影响了二狗。二狗年纪也不小了,这不,今天二狗就跟自己闹意见了。

贾彩兰出了门,就去刘书田家找自己的这个侄媳妇杨生过,大狗这媳妇,还得着落在侄媳妇这,按说一个长辈去求晚辈,她还真拉不下脸,但想想大狗和二狗,心一横还是来了。

刘书田招呼了一声贾彩兰就出去了,贾彩兰和杨生过坐在院子里,杨生过闲不下来,手里缠着毛线球。

杨生过笑着说到:“娘,今天咋有时间到我家来窜门啊?”

贾彩兰长长叹了一声:“唉嘘,心里烦啊。”
 楼主| 发表于 2012-12-8 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杨生过笑着:“娘,你家有啥烦的?桃园一年能卖好多钱,大狗一年四季活不断,你家过的日子谁不羡慕啊?”

贾彩兰摇摇头:“生过,娘心里烦的,还不是大狗的媳妇,他的媳妇一天不进门,我一天不得安心啊。”

杨生过想了一下说道:“也是,二十多的大小伙子,还没个媳妇,是个问题。要放在条件差的,也就那回事了,可咱大狗论长相有长相,论手艺有手艺,娶不上媳妇就说不过去了。”

贾彩兰一脸愁容,说道:“想到这,我真想到没人处哭一场,我心里难受啊。”

杨生过宽慰她:“娘,别伤心了,婚姻这事都是天造定的,现在缘分没到,等到了缘分,这事自然就成了。”

贾彩兰眼圈发红,委屈地说道:“生过,不算你给他说的,别人给他说的就有四五个,可他就是不点头,开始还跟人家见面,到最后一说见面,他就跟人急。是他这手艺把他害了,眼头太高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12-8 12:33 | 显示全部楼层
杨生过想了一下说道:“娘,是不是大狗有病,还是他受了啥刺激?”

贾彩兰寻思着:“不会啊,我没看出他有啥毛病。”

杨生过点头:“这就好办,娘,你也不能太着急了,在山外,二十多岁没媳妇的人多着呢。”

贾彩兰抓着杨生过的手:“生过,你的媒说得好,你多留心一下,哪儿有合适的女娃,给大狗说一个,你不知道,二狗还在后边催着呢。”

杨生过笑了一下:“娘,你就放心吧,我留意着,再打听打听,一定给咱大狗说一个好媳妇。”

贾彩兰这才露出了笑脸:“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

二狗带着黑子到了桃园,心里乱成一团麻,根本无心干活。他厚着脸皮跟母亲说了自己的心事,可母亲一句话就把他的心说凉了。大狗没有结婚,他就不能结婚。这是谁定的规矩啊?大狗一辈子不结婚,他还得打一辈子光棍?

二狗打开桃园的小房子,躺在里面的土炕上。二狗闹起了情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血气方刚,正是对女人充满神秘和渴望的年龄。

不自觉间,二狗又想起了桃子,回想起早上遇到桃子的情景。

二狗不由低吼了一声,一张脸扭曲地变了形状,趴在那儿呼呼喘着粗气。

刘茂根来到了桃园,背着双手寻找二狗,黑子迎了上来,围着他转。刘茂根没有看到二狗,有点生气,喊道:“二狗?二狗!”

小房子里的二狗正在和自己挣扎着,听见父亲的声音,心里的那团火很快就熄灭了,一骨碌爬起来,出了小房子。二狗说道:“爸,你咋来了?”

刘茂根指着几棵桃树,生气地说道:“二狗,这就是这几天干的活?你这不是磨洋工吗?现在是给自己家干活,不是给生产队干活!”

二狗摸着头笑了一下:“爸,你放心,我这是磨刀不误砍柴工,养足了精神,干起活来才有劲。”

刘茂根没好气地:“一天就知道耍奸偷懒,你干活啥时能像你哥那样实在就好了。”

二狗不服气地说道:“爸,你老是偏着我哥,我一年干的活也不少,就从来没见过你说过我好。”

“混帐话!”刘茂根生气了,想找一个东西打二狗,四下看了一下没有合适的物件。“你能跟你哥比?他一年给咱家要挣多少钱?你挣了多少钱?”

“那你把我和我哥分开,我们谁不耽搁谁。”二狗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刘茂根气的涨红了脸:“想分家?门都没有,这个家我说了算。干活去!”

二狗找到了铁锨,走到一棵桃树底下松土。刘茂根到桃园四处走走,捡了一些枯枝背在肩上回去了。
     
发表于 2013-2-25 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09223918:}{:09223918:}
     
发表于 2013-2-25 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4-10-28 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usb119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5-1-7 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翰龙雅集艺术品收藏网 ( 京ICP备12036914号

GMT+8, 2018-11-13 13:36 , Processed in 0.184891 second(s), 60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娌叕缃戝 310100100041668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